纽约市长要求市民出门遮掩面部:口罩留给医护人员


有预测模型称,或将有10-24万美国人死于新冠肺炎。截图据央视网

殡仪馆开门不到一个小时,就有一家人打来电话,说自己的亲人死于新冠肺炎并发症,遗体在布鲁克林一家医院。放下电话后,工作人员坐上了一辆面包车出发前往医院。车前排的一个箱子中放置着标记遗体使用的标签,尾部配备了一个气动升降机,可以同时放置多具遗体。工作人员表示,随着纽约市新冠病毒危机的加剧,后备箱常常“满员”。

即使亲人并非感染病毒去世的家庭也会受到影响。马尔默的公司还从其他国家运送逝者遗体回到美国,但这场疫情让国际旅行变得极为受限且复杂。

贾西提同时还提醒全州居民,“不论你身在何处,病毒都有可能找上门来,如何面对现在这么糟糕的环境?那只有老老实实呆在家里才是最安全的。”

与此同时,马尔默已经将轮床从车厢里推了出来,另一名同事则戴上了一个口罩、两副手套,再套上一件塑料防护服。通常,殡仪馆工作人员并不需要做这么多的预防措施。但在这些天,他们都会随身携带大量的个人防护装备,因为当他们转移遗体时,面临被感染的巨大风险。

疫情爆发的另一个后果,是遗体从医院到殡仪馆,再送往最后安息地的过程变得复杂而缓慢。“我们现在陷入了困局中,”马尔默说道。“从来没有面对过这样的局面,我们同样处在一个未知的领域。”奇斯曼解释道,其中一个重要的因素是新冠病毒的测试速度,尽管纽约已经加快了速度,但他说仍然需要几天时间才能得到结果,拿到死亡证明,然后获得火化或埋葬遗体的许可。

有一个家庭的故事让他记忆深刻。“他们失去了一个7岁的孩子,他从牙买加到纽约接受特殊治疗。”他讲道。男孩去世后,他的母亲想让儿子回到故乡安息,但她甚至无法买到一张回程的机票。“我告诉她,我会把孩子的遗体一直保留,直到事情得以解决。”马尔默说。

与此同时,火葬场目前没有足够的停尸房存放新运来的新冠肺炎死者遗体。马尔默公司所在的地区只有四个火葬场,如今全被“压垮了”。该公司一名工作人员说,他们必须挨个和火葬场确认,按照规定时间安排,基本上火葬场会从车里直接将遗体接走进行处置。

“人们不能悼念自己死去的亲朋好友,这个场景太令人心碎了,也很可悲,”马尔默公司里的一名丧葬承办人奇斯曼说,“每个人现在都在等待,因为他们不知道该做什么。他们不敢出门。他们的亲人离世了,而现在他们却不想和自己的亲人待在一个房间里。”

随着新冠肺炎新增病人的比率远远超出了医院的容纳量,越来越多的遗体被送往太平间。纽约市已经要求美国联邦紧急事务管理署提供紧急停尸房援助。不少医院也选择了特殊手段扩大容量——使用冷冻半挂车暂时放置遗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