媒体:面对“豪横的外国人” 凭什么要“给面子”


(注:媒体引用时,请标注“信息来自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官方网站”。)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黄浦区检察院在获知该情况后,及时介入,建议居委会向法院申请撤销、变更小宝的监护人,并出具了支持起诉书。

3月30日,澎湃新闻记者从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获悉,近日,该院依法适用特别程序对该案进行了审理,一审终审判决撤销郑某作为小宝监护人的资格,并指定居委会作为小宝的监护人。

新冠肺炎疫情已经在纽约流行,感染人数超过3万人,而站在一线与病毒战斗的医护人员受影响严重。在急诊室和重症监护病房,看到越来越多的同事生病,一惯冷静理性的医护人员开始感到恐慌。

2017年10月,郑某强制戒毒期满恢复自由,本该重新承担起抚养小宝的责任,她却向居委会提出,自己无力照顾,希望居委会继续代为照看小宝。之后,郑某便再次离家外出不知去向。

境外输入现有确诊病例710例(含重症病例19例),现有疑似病例135例。累计确诊病例870例,累计治愈出院病例160例,累计死亡病例0例。

当日新增治愈出院病例163例,解除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1990人,重症病例减少50例。

尽管医护人员仍然日复一日地坚守在人满为患的急救室,但他们表示能窥见自己面临的风险,西班牙确诊病例中有近14%是医护人员。

黄浦区法院介绍,小宝出生后不久,母亲郑某离家出走,将小宝留在家中由外公独自抚养。由于年事已高又身患多种疾病,外公对小宝的照顾也时常力不从心。直到一岁半,小宝因营养不良等原因仍不会走路。为此,小宝的外公多次向居委干部求助,希望能有人帮助照顾小宝。2014年,居委会在征求小宝外公同意后,安排了社区志愿者,轮流将小宝接回家中寄养照顾。

《纽约时报》在报道中称,纽约市医疗系统杂乱无章,使得医护人员的感染率难以精确计算。纽约市公立医院一位发言人表示,目前不会分享有关感染医务工作者的数据。美国急诊医师学院院长也表示,全国情况不太一样,无法追踪此类数据,但危险正在加剧,到处都有医生感染。